鲍杰军对陶瓷行业的年度总结和展望:一个时代的转身

陶瓷信息网2021-12-31 09:00:09

作者 | 鲍杰军 ,归然书院院长,未经作者允许,禁止转载。


鲍杰军精彩观点集锦

1.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刚刚过去的2021年,“撞墙”这个词再适合不过了。高山可以翻越,也可以穿越,但高墙却无法穿过,也无法跳过,更无法绕过。

2.建陶行业已经进入了阶段性低谷,这个盘整期不知道要持续多长时间,但它一定会与新旧时代转换的演进过程同步。如何度过这个低潮,可能变成了我们的第一要务。可预期的是,低潮时大家忍受着痛苦,熬过了冬天,但迎来的不一定就是春天,也许等到的是秋天的果实和地上的落叶。

3.当下企业最需要做的是先蓄力后谋动,一蓄效率之力,二蓄成本之力,三蓄现金之力。三十年经营企业的最大心得是:现金流永远比利润更重要!虽然利润是企业的新鲜血液,需要不断补充,可现金流是企业的命呀!此时一定要想清楚,要钱还是要命?更要看清楚,谨防那种要供应商的钱,留自己命的无良老板。

4.在双碳双减政策坚定不移的大势下,低温快烧,瓷砖薄型化势在必行。以前的节能降耗,总在装备上想办法,下一步可能要动原料,动配方,甚至要动标准了。产品品质再也不能无节制地满足市场端的要求,还必须考虑到资源与环境的承载力。

5.过去的三四十年里,老一代陶瓷人的责任就是学习和消化国外的先进技术,完成整个行业量的积累,成就了陶瓷大国。而下一代陶瓷人的责任,或许就是超越和引领全球陶瓷行业的发展,实现整个行业质的飞跃,成为陶瓷强国。

12月初,归然书院精研班二期同学驾车前往江西大余丫山的道源书院访学。我们一路追寻前贤王阳明先生的足迹,在穿越赣粤交界处的梅岭时,不禁想起500年前同样的一个冬天,同样是广州到大余的路上,阳明先生在过梅关时所发出的“梅关之叹”:人生真是一关过后一关拦。穿越梅关,穿出了一种穿越历史时空的恍惚感。

我1992年来到佛山创业,从做陶机到做陶瓷,沉浸在建陶行业已30个年头。此中,我为行业写了两本书,从《中国智式》到《迭代》,也为行业媒体写了十几年的新年展望,目的是和同行一起去反思行业的发展得失,寻找行业发展的规律。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亲历了中国建陶行业“一关过后一关拦”的艰辛历程。

过去的30年,是市场竞争主导了行业的发展,行业碰到的所有难题都像是山。山再高,我们翻越了就可以见到更好的风景。而近几年,政策性淘汰已逐渐成为了行业发展的主导力量。

尤其是在2021年,前面的路走着走着就戛然而止,行业的每一步都好像是在撞墙,而且感觉碰到的都是高墙。所以,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刚刚过去的2021年,“撞墙”这个词再适合不过了。

高山可以翻越,也可以穿越,但高墙却无法穿过,也无法跳过,更无法绕过,此情此景,让人倍感迷茫,很多人见面都问一句话:下一步该如何走呀?

2021年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在千年一遇都不足为奇的大背景下,世界在转身,国家在转身,行业也在转身。在时代风云变幻中,哪怕是轻轻的一小步,也挟有风雷之势。

我们都被裹挟其中,顺流而下可能就被冲走,逆流而上却是高墙。这让我想起西江中的虾,为了不被急流冲走,要一只钳子抓住水草,一只钳子找寻食物,弄得一只钳粗一只钳细。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演进过程中,我们可以学做西江之虾,先找到着力点存身于急流,再伺机而动寻求发展。没有人可以和时代较劲,更没有人可以逆时代而行。


政策主宰行业大势

2021年整个的感觉是让人找不到出路,仿佛是坐困围城。

过去两三年,我们还在说行业在换赛道,从2C走到2B,我们被“规模化”。但房地产行业接连爆雷,恒大不再“恒大”,房地产企业大而不倒的神话破灭,华夏幸福不再让大家都“幸福”,房地产的暴增时代正在终结。

建陶行业2B之路,撞到了房地产政策的南墙,很多企业被撞得头破血流。但2C之路却因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而缺乏明显的增长,出口只有高峰期的一半,建陶市场端好像有点走投无路,变成了一道无缝可钻的墙。

曾经我们认为,岩板能让我们站到大家居行业这个新的星球之上,未来虽有可能会形成一个个堰塞湖,只要通过价格的下调和应用的拓展去疏通,就可以打开一片新天地。

本来以为看到了希望,可今年岩板的扩张却戛然而止,通路还没有打开,就一头又撞到了应用的铁墙上。而冲破堰塞湖,大家有点心不在焉,掉头转产做瓷砖大板,又让人感到力不从心。

在双碳双减的压力之下,全国多个产区不断加大限电力度,开二停五,甚至开一停六。停窑不再像以前按市场的淡旺季来考虑年底停窑维修,而是随时都可能会停,命运很难掌握在自己手里。能评之闸的突然落下,能耗指标的突然收紧,让仅存的新线投资变成了空中楼阁,也让旧线的改造变得举步维艰。

行业的竞争方式发生了改变,建陶行业在过去四十年发展过程中,我们曾以为傲的是这个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优胜劣汰靠的是市场。行业经历了产品的迭代,到渠道变革,再到资本市场的介入,都是市场竞争的范畴。

但是到今天,政策的走势主宰了行业的大势。从早期的淄博产区到临沂产区,到肇庆产区,再到清远产区,各个产区都在不断地调整之中,政策性淘汰就像弹钢琴一样此起彼伏,于是出现了区域性的此消彼涨局面。

政策的高墙上装有铁丝网,铁丝网还是高压线,不能逾越也不可触碰。以前市场竞争的时候是胜者为王。虽然现在行业的集中度仍在提升,但却感觉没有了胜利者,大企业有大企业的难处,小企业有小企业的痛苦,其实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建陶行业已经进入了阶段性低谷,这个盘整期不知道要持续多长时间,但它一定会与新旧时代转换的演进过程同步。如何度过这个低潮,可能变成了我们的第一要务。可预期的是,低潮时大家忍受着痛苦,熬过了冬天,但迎来的不一定就是春天,也许等到的是秋天的果实和地上的落叶。

现在,已经真正进入剩者为王的时代了。


行业在转身

古语有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们碰到高墙的唯一动作,就是转身,哪怕已经头破血流。可转身之后呢?回头又不见回头路。回不了过去,只能面向新的时代走出一条新路。

当下企业最需要做的是先蓄力后谋动,一蓄效率之力,二蓄成本之力,三蓄现金之力。三十年经营企业的最大心得是:现金流永远比利润更重要!虽然利润是企业的新鲜血液,需要不断补充,可现金流是企业的命呀!此时一定要想清楚,要钱还是要命?更要看清楚,谨防那种要供应商的钱,留自己命的无良老板。

当然,忍受低潮并不意味着只有等待,百年之大变局也蕴藏着百年之大机遇。虽然身处低谷,我们同样可以寻找机会,伺机而动。建陶行业经过几千年的演绎,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很难被其他材料替代。相反,我们有替代其他材料的能力与空间。现在哪怕行业的总量降到一半,整体规模也不算小,那么,我们未来的突破口在哪里呢?

以前我们考虑的是市场竞争,要么创新品要么降成本,现在是政策导向,还要看政府要我们做什么,如节能减排,低碳环保。因此,我们在创造价值,满足市场需求的同时,还要满足社会需求。

在双碳双减政策坚定不移的大势下,低温快烧,瓷砖薄型化势在必行。以前的节能降耗,总在装备上想办法,下一步可能要动原料,动配方,甚至要动标准了。产品品质再也不能无节制地满足市场端的要求,还必须考虑到资源与环境的承载力。

在布料工艺的抛光砖时代,产品的创新是以陶瓷企业自研为主。而在今天喷墨工艺的釉面砖时代,正在转变成为以配套企业如釉料公司、设计公司为主导。

继道氏上市之后,中扬新材也开始对接资本市场,接受了梅花创投数千万元的资金。资本的触角已经从陶瓷企业延伸到配套企业,这对行业的整体进步会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另外,企业的数智化能力也会获得新的提升,佛山新一届领导重点抓的就是数智化转型,其它产区也在同步推动。这是时代的必然,也是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一可替代人工,二可提升效率,三能降低成本。现在数智化已经到了突破的前夜,在为行业下一步发展积蓄新的力量。

整个行业也在转身,想通过岩板转换赛道,从建陶走向大家居,但大家居的日子也不好过。在高度不确定性时,大家都有天然自保的倾向。虽然在应用上碰了一下壁,但应该是暂时的,企业也是一样需要保存实力,这并不代表方向是错的。退是为了进,为了寻求未来新的突破。

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三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只要行业在,阵地就在,行业的创新精神仍在。到那个时候,历史又会翻开新的一页,行业将会呈现一个新的面貌。

 

新时代企业家的使命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责任,我们身处于时代之中,要做时代的企业家,完成时代赋予的责任。那我们躬逢的大时代,又是怎样的时代呢?那就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

从16世纪大航海时代开始的全球化历程,如今走到了墙边。各国打开国门拥抱全球化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转眼间,国家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纷纷冒尖。

过去我们说“世界是平的”,现在却处处是偏见之墙;新冠病毒从德尔塔到奥密克戎持续变异,防疫之墙不仅存在于地理上的关闭国门,更深入到了人们的心里,“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被放上了天平;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从经济走向了意识形态,开始了全面脱钩全面竞争,美国退“旧群”建“新群”,从基于价值观、基于规则、基于实力的外交辞令,到世界民主大会,再到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新的铁幕降下,意识形态的高墙再次树立。

在此大变局中,中国第一次以一个非西方国家参与到世界破局与立局之中,并肩负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责任。因此,作为企业家不仅要承担社会责任,还要承担历史责任,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

企业营销无国界,但企业家有祖国。因此,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企业所处的政治经济环境,企业的命运并非时时都由自己主宰,成功的标准也在随着时代而变,企业社会的属性越来越强。听党话、跟党走,价值观变得更加重要。

例如风浪之中的联想,在全球化的昨天,被当成楷模,柳传志成为了企业家们的“教父”。可今天却成为了反面教材,讽刺的对象。环境的变化,虽然没有影响到企业经营的本质,却改变了人们对于企业与企业家的认知。

那回到陶瓷行业来说,我们如何承担时代赋予的历史责任呢?正如我们书院精进三期学员李云川(阿瑞斯数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在拍砖教学中谈及自己的梦想所言:过去的三四十年里,老一代陶瓷人的责任就是学习和消化国外的先进技术,完成整个行业量的积累,成就了陶瓷大国。

而下一代陶瓷人的责任,或许就是超越和引领全球陶瓷行业的发展,实现整个行业质的飞跃,成为陶瓷强国。助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梦得以实现,强化设计,通过产品这个载体输出中国文化,需要我们企业家的共同努力。

归然书院就在培养这些年青的创业者,为行业新时代储备新生力量,当他们成才之日,就是行业新时代的到来之时。

如今,草根出身、野蛮生长的创一代陶瓷人的时代即将结束,创二代正走在接班的路上。他们的学历高素质高,对行业的认知不同,对企业的感情也不一样。他们将会用新思维来重塑这个行业,也许更加理性更洒脱,有着更高的追求,这也是行业变革、彻底迈向新时代的重要力量。

因此,我们一代要主动转身,敢于为二代成长交学费,让他们风雨中不断磨练,才会在新的时代有更大的作为。只有当二代顺利接班成为老板,企业才能真正转身,行业也才会真正地进入到新时代。

时代是不可抗拒的,接下来将会有更多的创一代脱离企业,我只是先迈出了这一步。但脱离并非离开,只是完成了一个转身,换一种方式继续为行业服务。以前作为企业家自己下场经营企业,现在虽然企业家的法律生命结束,但企业家的人格生命仍在继续。

创办归然书院,是为行业为社会培养更多的新生代企业家,继续为这个行业作贡献,为社会做公益,践行利他的人生观。

而作为行业观察者,过去观察和研究行业,我置身其中,是站在行业看行业。如今,我已经脱离了企业的经营,反而可以更加超脱,可以跳出行业,站在另一个维度来看待行业,也许会另有一番景色。因此,在2022年新年到来之际,以此文献于大家,愿与同仁朋友共勉。



------------------全文完------------------

自媒体平台

  • 关注抖音号

  • 关注百度百家号

  • 关注公众号

  • 关注今日头条号

关于我们

联系电话:0757-82532110

商务合作:18917702770

邮箱:taocixinxi@qq.com

地址:佛山市禅城区零壹科技园赣商大厦12楼

Copyright © 未经本网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编号:粤ICP备19016767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