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信息提醒您 今天是

“探迹·建陶桥头堡”之顺成梁有福: 稳、准、快、不遗余力,才能打赢逆境中的“背水一战”

发表于:2020-11-06    来源:陶瓷信息网    浏览次数:2923

【陶瓷信息网】佛山南庄,中国建陶第一镇。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在产业结构转型的阵痛中,在产业空心化的质疑中,数十载潮起浪涌,“中国建陶第一镇”始终如中流砥柱,稳步踏浪前行。

因为这里有中国建陶行业最优秀的企业、最有信念的企业家、最庞大的人才库、最先进的技术、最活跃的创新氛围、最完善的产业链……他们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中国建陶行业向世界、向未来进攻的据点。南庄,则犹如建陶行业的“桥头堡”。

如今,前路拥堵,后浪来袭,中国建陶行业所面临的挑战升级,未来能否披荆斩棘、勇立潮头?2020年,南庄镇创建中国建陶小镇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佛山市陶瓷学会、《陶业要闻》编辑部联合发起“探迹•建陶桥头堡”大型系列访谈,旨在解码“建陶第一镇”南庄及“第一军团”主力陶企的发展脉络,以始为终,探寻初心,明晰未来发展之道。

10月26日上午,“探迹•建陶桥头堡”采访小组在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尹虹的带领下走进顺成陶瓷集团,与该集团董事长梁有福畅谈两个半小时,回顾了顺成如何从一家寂寂无名的小工厂,历经几番风雨锤炼,于险境中大胆变革,最终成就了如今拥有三大现代化生产基地、40条大型现代化陶瓷生产线以及建陶行业“无冕之王”桂冠的大型集团公司。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竹石》中这句诗可以很好地总结顺成陶瓷集团过去20余年走过的历程,也是它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始终如一的态度。

顺成陶瓷集团董事长梁有福(中)与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尹虹(右二)


历经波折的十年创业史

尹虹:梁董你好!关于顺成我有几个疑惑,第一个想问的是关于顺成成立的时间和机缘。在那一阶段,佛山涌现了一批目前行业比较大的企业,但那批企业的成功很多是有赖于原来乡镇、集体企业的积累和转制,而你是没有这个基础的,为什么会做陶瓷?

梁有福:在做陶瓷之前我是做建筑行业的,一个陶瓷厂的建筑工期,一般人需要6个月,我顶多4个月能完成,所以他们给我还取了个“南庄飞机福”的外号。那时上元(编者注:南庄下辖的行政村之一)的陶瓷厂有90%是我做的,我的第一桶金也来自这里。

正式进入陶瓷行业,也是因为机缘巧合,当时上元村有几位熟悉陶瓷厂技术和管理的股东准备创业,我和另一位合作伙伴一个负责建筑厂房,一个负责窑炉建造,加起来先后投资了一个亿左右资金,再加上上元村8、9个村民每人200万,于1998年集资成立了顺成厂;建成后的第一年,我们并没有参与管理,工厂的生产运营主要由另外那几位股东负责。

但那时正好是金融风暴期,经济形势不好,几位股东思维又有差异,工厂操作一年出现大幅亏损,管理层对于未来的方向出现严重分歧;在此之前,我去广州投资房地产已经失败过一次,面临着很大的经济压力,此次投资顺成厂几乎投入了我的全部身家。所以我就和我的搭档提议,我两要么不计亏损按原价购回其它股东的股份自行经营,要么退出、分期收回投资。对我来说,那时候已经是背水一战了。

1998年,佛山高明顺成陶瓷有限公司成立第一生产基地,专业生产内墙砖。同年,顺辉瓷砖品牌诞生。

尹虹:过程顺利吗?

梁有福:除了两个股东,其余人拿回了全部投资款退出,我从一个搞建筑的门外汉开始接手顺成厂的生产管理,在绝大多数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接手后我几乎天天蹲在工厂学习陶瓷生产的各个环节,边学习边提升,通过多次前往淄博和福建反复考察后,我大胆的在佛山陶瓷圈第一个尝试水煤气,这在当时为顺成厂奠定了成本优势;之后的2001年和2002年市场情况好转,顺成开始盈利,我们就又买了一台进口压机上新线。

尹虹:顺成创立的时候,行业主要有耐磨砖、抛光砖、瓷片几个品类,但顺成却选择了做难度最大的瓷片,这也是我的疑惑点之一。

梁有福:顺成是靠瓷片打江山的,主要是因为最初的几位股东根基在此,所有技术人员都出自瓷片厂,在开始盈利后,就又上了几条瓷片线。直到2003年高明贝斯特生产基地投产,才涉足抛光砖生产,而且一次性上了4条抛光砖生产线。那时候市场很好,但我们抛光砖技术不成熟,最初几个月基本是卖出多少投诉多少,后来不得已更换了领导班子,将仓库的150万箱优等品重新分级,有70多万箱降为一级品出售,至少损失了8000万,敢在当年一次性降级这么大数量的产品,的确有一定的压力。但回过头来看,此举在整个行业树立了顺成企业产品的质量口碑,这8000万还是值得的。

2003年,佛山市高明贝斯特陶瓷有限公司正式投产,全面进军抛光砖领域。

尹虹:我印象中在2002-2003年顺成从佛陶接收了一大帮人,所以你们能把抛光砖做好,我一点都不奇怪。

梁有福:2005年开始,我们的抛光砖生意有所回升,而且逐渐供不应求。再加上在2007年,佛山陶瓷产业向外转移,一大批企业在江西、湖南等地拿地建厂,顺成也先后考察了云浮、江西高安和瑞昌、湖南岳阳、临湘等地,最终看中临湘并落地,成立湖南兆邦陶瓷有限公司,成为顺成集团第三大生产基地,架构起如今顺成陶瓷集团的雏形。

尹虹:早期听闻顺成在外投资的过程并不顺利,曾经有撤回广东的传闻。

梁有福:临湘工厂的地理位置非常好,离京珠高速出口仅有1.5公里,火车站、码头也都很近,附近还有一个近1000亩的湖,风景非常好。但在临湘的发展也是一波三折,投资第一年,厂房盖了六七成碰到雪灾;投产之后又遇上金融风暴,当时很多企业都面临着裁员停工;再加上当地营商环境与广东差异较大,企业经营压力较大。

2008年,第三大生产基地湖南兆邦陶瓷有限公司成立。

 

后创业时代,“活下去”更重要

张园:听您讲述顺成的发展历程,在每一个关键期都是充满波折的,您当时做决策的底气何在?

梁有福:首先,不可否认有搏一把的成分。但也正是如此,我们要比其他人更努力、更勤勉,多付出一些才能取得突破。投资贝斯特时,公司资金紧张,为了早日顺利投产,整个工程期我都蹲守在项目上没有回来;在湖南建兆邦厂时,我也没有回来,见证了一整座山头被挖走,真正是愚公移山;2008年金融风暴行业大裁员时,为了避免第二年的招工难问题,我坚持不裁员而是给员工放假发工资,恰好2009年经济复苏,于是我们顺利抢到了发展先机,别人在忙着招人的时候我的窑炉全部开足马力。

张园:那您觉得现在是顺成发展的关键期吗?

梁有福:2016年开始,行业整体形势下滑,目前我们重点考虑的就是如何活下去,而不是赚多少钱。现在转型的方向就是岩板、大板,我认为需要在维持现有传统产品的市场的前提下,加大力度开发岩板市场。

从今年的业绩来看,我的保守估计是上升10%-15%,而且我还在又一次行业裁员降薪时,给每个人加了工资。当然,这是基于绩效提升的基础上,每个人的产值、销值指标都有适当增加。

2015年,顺成陶瓷集团新总部大楼落成。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做岩板要慎重!

尹虹:去年顺成上了一条意大利萨克米的大板生产线,这是国内第一条,为什么要选择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梁有福:这样才有萨克米为我们做品牌背书。但这个决定并不是盲目的,在做决定之前,我空运了30吨粉料去意大利,并交代粉料不准拆包,带了12个人的团队去意大利,用我们的粉料、他们的压机来生产,检测过所有的性能指标才决定引进设备。现在,我们已经有两台萨克米压机在使用,前不久又定了第三台压机,过完元旦就会到厂安装。

尹虹:目前业内关于岩板的争议声比较大,你怎么看?这到底是一个坑,还是一个机会?

梁有福:去年年底我就在跟很多人说,不管有钱没钱,马上会有一大批企业上岩板线,这是一个风口。但这里面也挖了一个坑——价格战,不仅仅是小岩板,马上大岩板也会面临这个危机。还有一点,现在岩板的应用面正逐步打开,但不能把问题想得太简单,应用还没到成熟的时候,市场并不明确,所以不能盲目上太多生产线。顺成原计划第三条岩板线做3mm,但现在放缓了,就是因为感觉应用场景还没有成熟。

2019年,顺成引进的意大利萨克米无限长连续成型岩板智能产线点火。

尹虹:顺成有配套加工厂吗?

梁有福:有一个占地2.5万平左右的加工厂,就位于高明贝斯特工厂旁。现在我们每一条线都要汇报生产情况,并测试切割情况。我心目中,岩板的重点不在于设备,在配方和切割,理化性能达标才能不断扩大岩板产品的应用范围。

尹虹:有打算在其他地方建加工厂吗?

梁有福:下一步会考虑,但其他地方的加工厂可能会跟人合作,比如经销商。

尹虹:现在你们岩板的销售主要在什么渠道?

梁有福:每个渠道都有,工程、石材渠道比较多,当砖用的少。


瞄准营销端,启动新一轮变革

张园:近几年,在市场下行、环保政策收严等不可逆的大背景下,企业为了更好的生存发展,都在推进营销变革以提高品牌市场占有率,顺成也是动作频频,这方面具体是怎么规划的?

梁有福:以前我们说优胜劣汰,在一批企业倒下后,又会有一批企业起来。但这一轮却是真正的淘汰,总量的减少是势在必行的。恰好在2017年,顺成原来的另一大股东退出后,我的压力更大了。于是在同年年底的年会上,我说“顺成要变革”,这并不只是喊喊口号,随后我们立马召集了核心客户开会,而且只说公司的问题和短板,所有销售经理坐在我旁边只许听不允许开口说话。那之后,顺成正式开启变革。

产品方面,深入推进与高校(如景德镇陶瓷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的产学研合作,率先引进中国首条意大利萨克米无限长连续成型大板岩板智能产线,成立行业首个中国陶瓷岩板研究中心,打造全球领先的岩板创新高地。

2020年8月,中国陶瓷岩板研究中心在顺成集团成立。

品牌方面,展厅升级、VI升级,签约李冰冰为顺辉品牌代言人,签约黄晓明为百特品牌代言人,美陶连续八年签约中国女排,频频投放央视、央广、机场、高铁站广告,高调登陆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大屏等等,提高品牌知名度,扩散品牌影响力。

2018年4月,百特陶瓷成功签约黄晓明为品牌形象代言人。

2018年5月,顺辉瓷砖成功签约李冰冰为品牌形象代言人。

渠道方面,成立集团工程营销中心,专业团队,专注做好工程渠道的开拓和服务,与碧桂园、华润置地、融创地产等众多知名地产企业达成战略合作;推出顺辉岩板子品牌,打造大规模柔性智造平台、空间定制设计应用及一站式营运服务平台,与金牌、欧派、顾家等多家知名家居企业达成战略合作。

2020年10月,顺辉岩板新展厅盛大开业。

张园:对于改革的成果,您怎么评判?

梁有福:量不到、称不了,但在我心目中,品牌形象提升了,知名度上来了。2019年,我们投入1.6亿元帮扶客户做了20万平方米的专卖店,今年到目前为止又增加了12万平方米左右的专卖店,这在整个行业都是数一数二的。今年纵使有疫情影响,我们的销售总量都没有下滑,感觉到付出有了回报。

张园:资料显示,江西、四川、山东等地的建筑陶瓷发展历史其实是跟佛山同期的,但后来南庄成了“中国建陶第一镇”,您认为它凭什么能崭露头角?接下来该如何保持优势?

梁有福:重点是佛山的陶瓷企业家敢冲敢做敢当,做事的思维也与其他地区差别较大,比较务实、踏实,这群人长期以来对品质的坚持,收获了消费者对“佛山陶瓷”的认可。未来,也应该继续提升“佛山陶瓷”的含金量和美誉度。

顺成集团品牌矩阵(部分)


煤改气:建议因“厂”制宜

尹虹:顺成是佛山第一家烧煤制气的陶瓷企业,对于现在陶瓷行业“煤改气”的要求,您怎么看?

梁有福:为了我们生存的环境,提高环保标准是无可置疑的。早在2001年其他企业在烧重油、柴油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烧煤制气,我曾为此去了4趟山东、4趟福建进行考察,经过多次反复调试才终于成功。这些年来,顺成也一直在朝着绿色生产持续发力,2019年,佛山在全市数百家企业中评出了7家绿色工厂,顺成占了2家(编者注:分别是佛山市高明贝斯特陶瓷有限公司和佛山高明顺成陶瓷有限公司),而且都是满分通过。

如今顺成的现代化绿色生产基地。

在污染物排放方面,现在我们的氮氧化物排放是70-80mg/m³,佛山的现行标准是150mg/m³;我们二氧化硫的排放是12-15mg/m³,现行标准是30mg/m³;粉尘排放方面,我们能做到4-10mg/m³,而现行标准是30mg/m³。这些都远远超过了标准,所以在烧天然气这件事上,是否可以考虑按照绿色工厂评判制定不同的整改时间,例如允许做到绿色排放的工厂适当延迟,毕竟天然气的供应量以及稳定性也是一个问题,这对于生产型企业来说,是非常关键的。

环保工程年投入过千万元打造的花园式工厂。

|发起单位|

南庄镇创建中国建陶小镇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

佛山市陶瓷学会

《陶业要闻》编辑部

 

|执行单位|

《陶业要闻》编辑部

《尹虹陶瓷频道》编辑部

《建陶小镇》编辑部


​|支持单位|

三维家

采访:尹虹、张园

撰稿:张园

审核:尹虹

 
相关阅读
0相关评论
排行榜/ Leaderboard
  •  新闻详情广告-右1

    广告

推荐资讯/ Information
  • 广告

99+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TAOCIXINXI.CN
总部地址: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零壹科技园赣商大厦12楼
电子信箱:taocixinxi#qq.com(#改为@)
Copyright © 未经本网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编号:粤ICP备19016767号-1 运营维护:陶瓷信息